英拉确认出庭受审 若罪名成立将被判10年监禁


  5月22日是泰国军事政变一周年周年前三天,也就是19日,泰国大理院(最高法院)从政人员刑事法庭将开审前总理英拉·西那瓦所涉“大米案”,英拉已确认出庭如果英拉所涉渎职罪成立,她可能被判高至10年监禁     大米案究竟有何背景英拉会被判入狱十年吗判决究竟意图何在读懂英拉案,也就读懂了泰国这些年的政治生态     拖累GDP的大米     大米收购项目是英拉上台之初开始实施的一项政策从去年起,这一以高于市场价格收购大米的政策被批评导致国家财政亏空,并滋生大量腐败那么,大米收购项目到底错在哪里     简单说来,大米收购项目就是政府以高于市场的固定价格收购农民的大米,每吨白米的政府收购价为1.5万泰铢(1美元约合34泰铢),每吨香米的收购价为2万泰铢这一价格远远高于过去的政府收购价,甚至高于市场价以白米为例,泰国白米的出口离岸价这些年一直稳定在1.3万泰铢左右,这意味着即便不考虑中间环节成本,政府从收购到出口每吨白米亏损2000泰铢     那泰国政府到底收购了多少大米呢2012年收购项目高峰期时,泰国库存米达到1400万吨,远远高于泰国每年的出口量     虽然泰国政府高价收米,虽然泰国曾经是全球最大大米出口国,但泰国政府却无法左右国际米价,泰国东西两侧的越南和印度借机加大出口,导致泰国在2012年沦为第三大大米出口国,全年出口650万吨,而印度和越南分别达到975万吨和700万吨     政府高价收米,国际渠道不通,直接导致泰国库存米面临变质风险2012年至2013年,泰国全境米仓爆满,政府不得不租用私人仓库储备政府收购米,无形中又产生一大笔费用     大米收购项目加重了国家财政负担,导致数十亿美元损失据泰国上议院估算,这一项目在2012年所导致的公共财政债务已达到当年GDP的4%,是个名副其实的“赔钱买卖”     而在英拉的反对派看来,她执意推动这一项目的目的无非是,“用政府的钱为自己收买人心”另外,有人指控英拉纵容腐败,因为一些人在大米收购项目中做小动作,例如掺入次品等     “不是事儿”的案件     大米收购项目无疑存在“失算”的成分,至少从经济学角度,政府严重高估了自己打通销售渠道的能力,直接导致国家财政的损失至于这一项目是否构成“刑事犯罪”,则是各方争论的焦点     英拉本月15日确认将于19日出庭她在自己的“脸谱”社交账户上否认犯罪,否认在项目中腐败或者纵容腐败她说,长期以来,泰国米农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他们生产受大财团操控,生活受大财团压榨,他们完全无法影响大米的市场价格正是为了给所有人一个平等的机遇,政府才出台的大米收购项目     她辩解说,大米收购项目的出台符合法律程序,经过论证和表决,即便有不尽人意之处,也绝非“个人犯罪”“这是泰国历史上第一次发生政府经济政策被告上法庭的情形……这一案件不仅牵连经济和政治,更会影响未来政府在为国人福祉制定政策时的心态”     泰国一些法律界人士也认为,政府经济政策被诟病并不罕见,但成为指控政府领导人的依据有些牵强,因为没有法律规定政府经济政策必须旱涝保收     一些泰国媒体则搬出曼谷素万那普国际机场为例,认为政府政策导致国家财政亏损的案例不在少数从1959年讨论建设曼谷新机场,到素万那普国际机场2006年落成,这座机场一共耗费了47年时间,经历了十多届政府,方案修改数十次,预算膨胀上百倍,历届政府中都有人被怀疑在机场项目中“贪了银子”     与历史上的一些著名“糊涂项目”相比,大米收购项目或许“不算事儿”,但如今的泰国,政治生态独特,社会分裂严重,使得这条在制定之初并不惹人注目的政府经济政策,也许会成为把英拉送入监狱的囚车     政坛外的政治势力     英拉,以及她的兄长他信·西那瓦,代表的是他信集团,他们的背后,是泰国北部和东北部大批社会底层支持者,有民间组织“红衫军”力顶他信集团,走草根路线,搞民粹主义,被称作是泰国现代民主的革新派     而与他信集团背道而驰的是民主党,其代表是前总理阿披实·维乍集瓦等人,他们受泰国精英阶层及财阀支持,走精英路线,坚持固有的国家体制,被称作是保守派     由于草根选民远多于中产阶层和社会精英,自2001年以来,他信集团赢得了每一次选举“拢草根者赢天下”这一格局成为泰国政坛这些年打不破的魔咒,也激怒了一些“政坛外的政治势力”     军方分别于2006年和2014年发动政变,分别推翻他信和英拉政府他信集团的另外三位总理沙马、颂猜和尼瓦塔隆则先后被法院体系用司法判决的方式逐出政界政府、军队、法院三足鼎立的态势日趋明显     这一次,法院再次扮演角色,审理英拉所涉大米案,政治味道浓重     被判不等于入狱     不少人问,英拉会被判刑吗     今年1月,军政府指派的议会通过表决,正式弹劾了英拉的总理职位,并禁止她五年参政这一决定,实际上已经中止了英拉的政治生涯但是,即便如此,英拉,和他信一样,其政治影响力还在,仍拥有大批支持者,特别是正翘首观望的“红衫军”     从案件本身看,如果法院认定英拉在大米收购项目中渎职,认定她存在纵容腐败的行为,顶着上限判个10年并非不可能     但如果回顾泰国近20年的政治史和司法判例,虽然有不少政客被判各种罪名和不同年限的监禁,但几乎没有人真正入狱服刑     新华国际客户端了解到,出现这样的怪现象,主要缘于泰国的司法制度和特赦机制就政治相关案件,通常而言,法院会在宣判时考虑“法院的仁慈”这一条款,只要罪犯不是“惯犯”,法院通常会附加缓期执行的决定在缓刑期,罪犯并不必真正入狱,只需定期向司法机关报到即可而且,大多数案件并不明确缓期多长时间执行,只要法院不再明显下令执行监禁,罪犯可一直处于缓刑状态     另外,由于泰国是佛教国家,除刑事重案外,被告可在法院审理期间、或被判缓刑期间选择出家修行几年前,一位“黄衫军”领导人就曾在被判监禁的缓刑期间选择出家,刑期最终也就没了下文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出逃他信2008年曾返回泰国出庭受审,法庭判处他两年监禁后,他利用保释名义逃离泰国,至今未归一些泰国媒体分析,如果英拉被判监禁,她也有可能以相同方式离开泰国     不判或比判了强     新华国际客户端分析,这些年来,泰国的一些人习惯于把司法案件化作政治把柄,判决不是目的,悬而不决恐怕才是最有力的杠杆     泰国朱拉隆功大学政治学专家提提南·蓬素提叻判断,就英拉一案,军方不求速判与其把她投入监狱,不如让案件拖延一段时间,借此稳住“红衫军”的情绪,牵制他信集团的动向自去年政变以来,“红衫军”偃旗息鼓,未曾闹出大动静,似乎正在养精蓄锐伺机出动,此时如果判处英拉入狱,显然会刺激“红衫军”,激化社会矛盾     提提南认为,过去一年,他信集团的低调表现让军方满意,军方不太可能打破目前的局面,因此,大米案一天不结案,就可以继续成为套在他信集团头上的紧箍咒,念咒是迟早的事,但现在不是时候     清迈东南亚事务研究所研究员保罗·钱伯斯也判断,现在立即判英拉入狱不符合军方的利益虽然这一判决可把英拉永远隔离在政治之外,但“把这样一位以友善姿态示人的女总理关入监狱,只会更让人觉得她是政治的牺牲者”,只会为她获得更多的同情分     对军方和军方支持的现政府而言,目前的第一要务,是如何让军人在明年选举后继续延续他们的政治声音军方本周开始讨论是否有必要搞一次全民公决,决定是否应当推动新一版宪法新宪法的核心,是修改政党法和选举法,避免他信集团卷土重来     军人刻骨铭心的是,2006年军事政变后,军人上台,废除1997版宪法,推出了2007版宪法在一系列费尽心思的“安排”之后,他信集团还是在2008年的政变后第一次民选中高票胜出,把军人政变的成果化作乌有     如果军人决定全民公决修宪,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