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岁老兵出书纪念战争与爱情 吹口琴怀念亡妻


  92岁的饶平如,或许是时下中国大陆最出名的黄埔老兵,他与已故夫人毛美棠长达近一个世纪的相爱相守被传为佳话在百年罕见的高温天里,这位黄埔十八期学员在上海家中再次向记者打开话匣子,这一次老人要讲述《平如美棠:我俩的故事》背后那些无法完全呈现的抗战传奇     “被鬼子打死,或许就是下一秒的事”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告无条件投降中国八年抗战宣告胜利     那一天,饶平如和他的战友们其实还来不及庆祝     “大概是8月13日的样子,我们的队伍听说了原子弹在广岛爆炸的事,那时没有手机和互联网,有关战争的最新消息传得有点儿慢,抗战胜利的喜讯直到三五天后才真正得到证实”     饶平如回忆起15日那一天,自己所在的国民党第100军63师188团仍在湖南邵阳地区与日军的上万兵力对峙     而就在数月前,也就是1945年4月的某一天,在一场“山头对山头”的对攻战中,“炮长”饶平如架炮开火的角度和规律被对面山头的日军识破于是机枪子弹、炮弹向饶平如和他的战友“扑”来     “被鬼子打死,或许就是下一秒的事!”饶平如告诉记者,“发现暴露了,我们都马上匍匐下来,屏息凝神那个时候,好像是等着死神降临,子弹在你左边、右边、脑门边穿梭,不知道是不是下一秒、再下一秒,你就送命了”     从1940年在江西上饶报考黄埔军校算起,这是他当兵打鬼子的第六个年头,“离死神最近”的一刻已经到了     他清楚记得,就在那场战斗中,距他身边不远处,另一名“炮长”、四班班长李阿水腹部中枪“当时他是钻心的疼,只听得他在我十多步开外的地方哀嚎,那声音至今我都不能忘记,像兽一般的哀嚎,我们大家匍匐在附近,却也不敢动,就怕暴露了大部队的行踪,大约两三分钟后,李阿水就这么牺牲了……”     这些年,每每遇到记者追问“那一刻你究竟在想什么”,饶平如一直很坦诚地回答——我的眼睛望着四面的青山,望着蓝天啊、白云啊,说真的我舍不得,我静静地想,这里也许就是我的葬身之地了吧,也好,为国捐躯值了     也有人质疑过饶平如,那时都死到临头了,居然还有空看蓝天、看白云     饶平如回答:“那大概就是一种爱,一个人对生命、对国家的大爱今天的年轻人未必都能理解”     “大爱”与“小爱”     对于饶平如年轻时那段出生入死的经历,他那些“80后”的孙辈们有时会惊诧——“这简直就是一个童话故事嘛”     饶平如说,自己画下、写下这辈子和老伴儿美棠的故事,不仅是纪念爱侣、追忆爱情,更重要的是想告诉家里的后代,“不要忘记自己是从哪里来的”,这就是祖辈经历过的那个时代     他告诉儿孙:“我爱我的爸爸、妈妈,爱妻子美棠,爱你们大家,那是小爱,而抗战救亡、收复国土,那是大爱我从一个文弱学生,突然去当兵杀敌了,从脆弱到坚强,那是为了国家,因为没有国,也没办法有家,那种爱属于那个大的时代”     不过,饶平如也不否认自己这辈子对“小爱”、对家庭之爱的不懈追求在他的年少记忆里,家是与丰饶、和美之类的形容词联系在一起的     1922年出生于江西抚州地区南城县一户富庶人家的饶平如,儿时的记忆很多都与“吃”有关,食物对少年平如而言,并不是一个难题直至今天在他的画笔下,儿时的汤粉、粽子、虎皮鸭子、薯粉肉丸依然栩栩如生不过儿时的他不曾料到,后来考军校上前线,在最惨烈的常德会战中,靠的是稻田里的黄泥水、几瓣大蒜、几根野葱充饥     1937年中国全面抗战一打响,饶平如不愁吃穿的日子就戛然而止了那一年,15岁的饶平如生平第一次感受到“生命的威胁”是年8月,日军轰炸南昌,炸*弹在房屋四周爆炸,平如妈妈连忙把孩子护到自己胸口“轰炸时玻璃窗被震得嗡嗡作响,那声音我至今都记得很真切,日本人一炸就是地动山摇我想,那时候我开始懂得了恨,恨那些侵略中国的人”饶平如说     在抗战爆发的最初几年间,饶平如跟随长辈在南昌、广昌、南城等地躲避轰炸、逃难,从初中到高中,断断续续换了几所中学,“那时真的是没法读书了,真是放不下一张平静的课桌了,我们唱《毕业歌》《松花江上》,背诵林觉民的《与妻书》,后来一听到军校招生,马上决定去,这都是那个时代决定的”,“你要不去救国,你也就没法救自己的家了”     今天,饶平如依然可以背诵出《与妻书》的部分段落他说,那时为什么要去打日本鬼子,是因为“遍地腥云,满街狼犬”,我其实很脆弱,我也爱我的家、爱家人,但就好像林觉民写的那样:“吾至爱汝,即此爱汝一念,使吾勇于就死也”     背诵《与妻书》时,老人慷慨激昂……     祖父祖母的那个“童话”还在继续     2008年,上海遭遇罕见雪灾,饶平如的精神支柱——爱侣毛美棠去世如今,饶平如与成堆的书籍同眠,床头安放夫人的遗像,坚持每日祭奠记者在老人的卧床上看到,有追忆黄埔生涯的系列文集,也有于丹、柴静的新书     面对相机镜头,老人左手无名指上佩戴的一枚金戒指闪着微光老人解释道:“每次见记者,我都会戴着它,我大概已经接受了70多家媒体的采访,就好像美棠她也参加了一样,她也和我们在一起”     饶平如还很坦白地告诉记者,早年订婚的那枚戒指早就没有了,这是改革开放以后,统战部门为其落实政策,自己回到上海攒了点儿钱,才补买给妻子的美棠一直戴着,直到临终前才自己摘下来还给了他     在《平如美棠:我俩的故事》一书中,饶平如用丰子恺风格的插画和文字告诉读者,1958年他被送到安徽劳动改造后,一去就是22年,这期间每年只能回家探亲一次,是妻子美棠一个人把五个孩子拉扯大,不离不弃,实在不容易     “我之所以要永远纪念她,是真心感恩,她给了我这样一个美好的家,不仅把孩子一个个带大,而且教育他们成为有道德的人,而不是因为缺少父爱、缺少关心,就去憎恨这个社会”老先生在记者面前喃喃自语     如今,思念妻子美棠时,老人会掏出自己心爱的口琴,吹一曲《花好月圆》,这是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平如与美棠婚恋之初的流行歌曲,美棠也爱吟唱陪伴平如老人的还有一只名叫阿咪的老猫,这只猫见证了平如与美棠相处的最后一段美好时光     “那些年,父亲不在的时候,母亲一直坚持‘你们的父亲是个好人’,父亲母亲其实很普通,但我们从父母身上看到的,或许真的是一个大时代的传奇”陪伴在侧的三儿子饶乐曾对记者说     今天,当和平、富足、安乐等形容词降临在饶平如的孙辈身上时,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